How do you get Uber out of China-solid converter

How do you get Uber out of China? Mr. CEO, founder and founder of didi travel, recently accepted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businessweek. In the interview, Cheng Wei reviewed his own entrepreneurial experience, as well as the merger of drop travel with fast taxi and Uber. In the taxi application drops travel office in Beijing, many employees will founder and CEO dimension known as "boss", of course, some people call his English name "Will"". This summer, almost everyone around the world knows his other name, the Uber killer". In August, Uber agreed to sell China’s business to the market and withdraw from the Chinese market. For Uber, it was also a face withdrawal, because it got 17.7% of the shares and 1 billion dollars in cash. But at the same time, this is a great success for Cheng wei. 8 weeks before the deal was reached, Cheng Weiceng spoke highly of Uber. He said, "Uber is a great company.". Among all the Silicon Valley companies, Uber’s strategy in China is the best. It’s more flexible than Google, and it learns to express goodwill in china. Unlike other foreign companies operating in China, it is more like a start-up company, full of passion, feeling that it is fighting for itself." Almost everyone around the world knows Uber, and also understands the combative spirit of Uber CEO Travis · Travis Kalanick. But before reaching a deal with Uber in August, Mr. Cheng did not know anything about things outside China, and he preferred to let Liu Qing, the president of the company who was better at English, be in charge of the company’s facade and be responsible for the matters concerned.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Cheng Wei, Didi travel will expand the taxi service to 400 cities in China within 4 years. Cheng Wei said that about 80% of the taxi drivers in China now look for passengers through drop trips. So many people are using drop trips, so it’s hard to get a taxi in peak hours without using App. In the near future, investors have valued 35 billion dollars for drop trips, making it one of the most valuable private holding companies in the world. In contrast, Uber operates in about 500 cities around the world, valued at about $68 billion. In September this year, Cheng Wei in the business week interview, once recalled his entrepreneurial history. He said: "when we really want to launch services, there are about 30 companies (competitors). They have different business models, and some companies are far more powerful than we are. This is a long story with many unexpected twists and turns." Cheng Wei was born in Jiangxi, his father was a civil servant, and his mother was a math teacher. Cheng Wei got excellent grades in high school, but forgot to turn the last page of the test paper in 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which led to the omission of the three major questions. As a result, Cheng Wei was only admitted to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emical Technology. Cheng Weiben wanted to study i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but he was assigned to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Like other college students, Cheng Wei began to look for jobs during his senior year.  

滴滴出行是如何将Uber挤出中国的?  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近日接受了美国《商业周刊》的专访。程维在采访中对自己的创业经历,以及滴滴出行与快的打车和Uber的合并进行了回顾。  在打车应用滴滴出行的北京办公室,许多员工将公司创始人兼CEO程维称为“老大”,当然也有人称呼他的英文名“Will”。今年夏天,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他的另一个称号“Uber杀手”。今年8月,Uber同意将中国业务出售给滴滴出行,并退出中国市场。  对于Uber而言,这也是一次有颜面的退出,因为它获得了滴滴出行17.7%的股份,以及10亿美元的现金。但与此同时,这也是程维的一个巨大成功。在达成该交易的8周前,程维曾给予Uber高度评价。  他当时说:“Uber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在所有硅谷公司中,Uber在中国的战略是最出色的。它比谷歌更灵活,它在中国学会了表达善意。它与在中国运营的其他外国公司不同,它更像是一家初创公司,充满激情,感觉它是在为自己而战。”  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Uber,也了解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好斗精神。但在今年8月与Uber达成交易前,程维对中国以外的事情并不是特别了解,他更倾向于让更擅长英文的公司总裁柳青担当公司门面,负责相关事宜。  在程维的领导下,滴滴出行在4年的时间内就将打车服务拓展到中国的400座城市。程维表示,当前中国约80%的出租车司机都通过滴滴出行来寻找乘客。如此多的人在使用滴滴出行,以至于如果不使用其应用(App),就很难在高峰时期打到出租车。  近期,投资者为滴滴出行估值350亿美元,使之成为全球最具价值的私人控股企业之一。相比之下, Uber在全球约500座城市运营,估值约680亿美元。  今年9月,程维在接受《商业周刊》采访时曾回顾自己的创业历史。他说:“当我们真正要推出服务时,同时出现了约30家公司(竞争对手)。他们拥有不同的业务模式,一些公司远比我们有实力。这是一个长篇故事,拥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曲折。”  高考落题  程维出生在江西,父亲是一名公务员,母亲是数学老师。程维高中时数学成绩优秀,但高考时忘了把试卷的最后一页翻过来,导致三道大题被遗漏。结果,程维只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学。  程维本想攻读信息技术专业,但却被分配到工商管理专业。与其他大学生一样,程维在大四期间也开始找工作。其中一份工作是卖保险,但并未卖出一份,一位老师和他说,“实在没办法了,连我家的狗都已经上完保险了。”  在一次招聘会上,程维应聘一家公司的经理助理职位,这家公司自诩为“中国知名保健公司”。但到了这家公司所在的上海办公地,行李还拿在手中的程维发现,这是一家足疗连锁店。程维说:“这就是滴滴出行很少做广告的原因,我认为这全是骗局。”  2005年,22岁的程维进入阿里巴巴旗下B2B公司从事销售工作,当时的工资是每月1500元人民币。程维说:“我非常感谢阿里巴巴,他们并没有把我赶走,还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就是我们想要的’。”  在阿里巴巴,程维因业绩出色而得到了晋升,最终直接向一名直言不讳的高管王刚汇报工作。王刚说,第一次见到程维时,他的销售业绩很出色,但他真正的才华是主持客户活动 。  离职创业  2011年,王刚、程维和其他一些员工开始讨论创业事宜。当时,他们讨论过教育、餐馆点评,甚至是室内装潢等项目。后来,外国一家打车应用公司迅速融资得到了他们的关注。  这家公司不是Uber,而是英国创业公司Hailo。程维认为,Hailo模式可以移植到中国市场。2012年,程维离开阿里巴巴,创建了滴滴打车。后来,王刚也离职,并成为了程维创业的主要资金支持者,投入了80万元人民币。近期,滴滴打车更名为“滴滴出行”。  程维和其他几位阿里巴巴前同事最初在一个100平方米的破旧仓库内办公,与在阿里巴巴时一样,员工们之间以“同学”相称。最初的几个月,创业团队想法设法来战胜拥有同样创业思路的十几家竞争对手。程维说,他派出了前10位员工中的两位去深圳推出服务,因为那里的监管态度最开放。但很快,滴滴出行的服务就被当地政府叫停。  但事实证明,滴滴出行与竞争对手相比还是有许多优势。一些竞争对手完全复制了Uber在美国的策略,与高级轿车司机合作。但在中国,高级出租车的数量远低于普通出租车。当竞争对手摇摇招车获得在北京机场招募司机的独家合约后,滴滴出行来到北京最大的地铁站推广其应用(App)。  与一些竞争对手向司机赠送智能手机不同(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这是一种昂贵的促销方式),滴滴出行向已经拥有智能手机的年轻司机提供免费的应用,因为他们很可能为滴滴出行做宣传。  大雪拯救  2012年北京下了一场暴风雪,当时在大街上很难打到车。于是,人们纷纷转向滴滴出行,结果滴滴出行当天订单量首次突破1000份。这引起了北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关注,并向滴滴出行注资200万美元,为公司估值1000万美元。程维说:“如果没有那场大雪,也许就没有滴滴出行的今天。”  但随后,一个坏消息接踵而至:阿里巴巴投资了滴滴出行的一个竞争对手“快的打车”。中国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成功都是因为背后有三大互联网巨头的支持,即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于是,王刚和程维找到了腾讯。  在彼此得到了两大互联网巨头的支持,滴滴出行和快的打车也将目光相互瞄准对方。在竞争期间,滴滴出行发生了一件被称为“七天七夜” 的励志故事。2014年1月,滴滴出行发起补贴大战,而背后是微信和支付宝的“支付决战”。  在两周的时间里,滴滴出行订单量上涨50倍,40台服务器根本撑不住了。最终,程维连夜致电腾讯创始人兼CEO马化腾,马化腾在腾讯调集一支精锐技术团队,一夜间准备了1000台服务器。在苏州街的银科大厦,滴滴出行奋战七天七夜,重写服务端架构。  当时,滴滴出行的那些搭建后台程序的工程师和程序员,连续加班不休息,整整持续工作了七天七夜。到最后,有的人隐形眼镜摘不下了,有的人直接昏迷倒地。但当时滴滴出行并未盈利,因此程维需要进行融资。2013年11月,程维首次造访美国,但还是被多位投资者拒绝了。  腾讯投资  2014年初,即中国的农历新年(春节),一切都变了。当时,腾讯通过微信“红包”进行了一次成功的营销。这样腾讯意识到:移动支付是未来趋势。腾讯认为,滴滴出行可以帮助其增加移动交易量,然后开始向滴滴出行注资,并允许打车用户通过微信支付打车费。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也看到了商机,开始向快的打车注资,并将其移动支付应用“支付宝”与快的打车相整合。据媒体报道,在2014年前几个月,双方在补贴方面投入了约20亿元人民币。毫无疑问,与此同时订单量也在迅速增长。  由于卡兰尼克已经将中国视为Uber的下一个重大市场,滴滴出行和快的打车的投资者最终意识到,两家公司不能再火拼了。于是,俄罗斯风险投资家、滴滴出行投资者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开始往返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总部。  2015年2月,两家公司合并,滴滴出行占新公司60%股份,另外程维还以继续运营公司作为合并条件。  Uber来访  2013年,卡兰尼克和其他一些Uber高管来到中国,并造访了滴滴出行。程维的开场白很热情,他对卡兰尼克说:“你就是我的灵感来源”。但随后,气氛变得很紧张。Uber高级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Emil Michael)甚至怀疑双方是在进行心理战,迈克尔说:“那天他们提供的午餐可能是我吃过的最难吃的食物。我们都看着食物在想,这是不是某种竞争策略?”(答案是否定的,柳青后来已向迈克尔表达了歉意)  在双方的会议期间,程维走向白板,画了两条线。Uber的线始于2010年,然后急剧上升,表示其订单量在增长。而滴滴出行的线始于2012年底,但却是一条曲线。程维表示,滴滴出行迟早有一天会超越Uber,因为中国市场更庞大,许多城市出于流量控制和环保的目的还限制使用和拥有私家车。程维回忆说:“当时卡兰尼克只是微微一笑。”  程维还称,卡兰尼克还提出了投资滴滴出行的可能,但要持股40%。当被问及是否考虑过这一建议时,程维说:“我为什么要接受呢?”看来Uber和滴滴出行只能通过市场来解决问题了。  2015年初,Uber似乎拥有了一些难以超越的竞争优势,如更好的应用,更稳定的技术。投资者为Uber估值420亿美元,相当于滴滴出行当时估值的10倍。在滴滴出行专注于快的打车合并事宜之际,Uber正在迎头赶上:在几个月时间内就控制了中国私家车打车市场近1 3的份额。程维说:“当时我们感觉自己就像是当年的解放军,我们只拥有步枪,被敌人的飞机和导弹所轰炸。他们的武器很先进。”  于是,程维和一些高管开会讨论此事。他们对滴滴出行的日交易量进行了分析,调整了给予司机和乘客的补贴金额。程维还会定期提醒员工:“如果我们失败,结果就是灭亡。”  滴滴反击  2015年5月,程维开始反攻。滴滴出行表示,将补贴10亿元人民币,而这是Uber所无以比拟的。与此同时,程维及其顾问开始想方设法在美国市场打击Uber。他们把Uber比作章鱼,触角遍及全世界,但身体还在美国。王刚在一次会议上建议,“我们要刺向章鱼的腹部。”  王刚说,滴滴出行考虑拓展美国市场业务。2015年5月,滴滴出行向Uber美国竞争对手Lyft投资一亿美元。王刚说,此举不仅仅想破坏Uber的业务,更重要的是获得未来的谈判筹码。  有媒体报道称,在对抗Uber的过程中,中国政府起到了一定的帮助作用。但程维并不赞同这种说法,他说作为中国最大的打车应用公司,滴滴出行必须要接受监管,并支付了数千万元的交通罚单和其他罚款。程维还特别指出,由政府支持的一些企业,如广州汽车工业集团和中国人寿还投资了Uber。  在双方对抗的巅峰时期,滴滴出行和Uber每年最多砸钱超过10亿美元,为司机和乘客提供补贴。因此,两家公司都需要有新的资本注入。今年5月,苹果公司向滴滴出行注资10亿美元。一个月之后,Uber从沙特阿拉伯融资35亿美元。两家公司发出的信号很明确:双方要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烧钱大战。  合并Uber  程维说,是Uber率先提出要化干戈为玉帛。而Uber则表示,其从沙特阿拉伯获得的35亿美元融资迫使滴滴出行户回到谈判桌上。不管怎样,双方都认为两家公司应该休战,转而集中发展业务。  程维说:“这好像是一场军备竞赛,他们在融资,我们也在融资。但我心里明白,我们的钱要用在刀刃上。这就是我们最终与Uber握手言和的原因。”迈克尔和柳青用了两周时间敲定了合作条款,后来与卡兰尼克和程维在北京一家酒店的酒吧内举起了酒杯。  如今,滴滴出行拥有约5000名员工,其中约1 4位于中关村科技园区的5层办公楼内,IBM和联想在附近都有自己的园区。楼内墙壁上贴着一些卡通出租车的微笑照片,这也是滴滴出行的吉祥物。  根据协议,Uber和滴滴出行将各自拥有对方一个董事会席位,但没有投票权。程维表示,双方将相互学习。目前,这笔交易尚未完成,还有待中国商务部的批准。中国的法律专家表示,商务部阻止这笔交易的可能性不大。  自动驾驶  由于补贴大战已经结束,这意味着用户打车费用将上涨,提供给司机的补贴将下滑,因为滴滴出行现在希望成为一家盈利企业,并在IPO(首次公开招股)之前提供一些强劲的数字(业绩)。程维说:“该行业将逐渐进入理想状态。”  北京的司机和乘客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之前使用Uber拼车服务的一位乘客说,现在使用私家车的费用甚至高于出租车。这位乘客的司机也表示,由于奖金和其他刺激因素减少,他有时宁愿待在家里。他说:“没钱挣了谁还愿意上路?”  与此同时,程维也在思考取代司机事宜。当前滴滴出行正在招聘数据科学家,以帮助公司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毫无疑问,这将与谷歌、百度、特斯拉、通用汽车和Uber等形成竞争。程维还与英特尔中国研究院第一位“首席工程师”吴甘沙进行了接触,吴甘沙说:“我们都认为,自动驾驶汽车将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些美妙的变化。”  相关的主题文章: